想开养老院,养老院加盟品牌保障,益年养老院连锁加盟,资金入股、共担风险合、合作共赢

益年养老官方网站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资讯

益年养老快讯:现代养老制,一个美丽的骗局?

2017-11-27 10:16:07 益年养老官方网站 阅读


10月初,日本内阁发布一篇名为《福利和劳动白皮书》的文件引发了世界舆论关注,该白皮书指出,为缓解日本如今面临的高龄化和人口紧缩趋势,必须打造一个“终生劳动”制度。换而言之,“活到老,干到老”将成为这一代日本人面临的宿命,人类奉行百余年现代养老制度,将从这个曾经被誉为“养老天堂”的国家开始崩解。而在此之后,等待我们的将是什么呢?


益年养老

 

年轻人打不过老年人的“世代战争”

 

尽管日本的“超老龄化”社会是一个世所公知的事实,但日本内阁10月4日公布的这纸白皮书,还是重新定义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白皮书指出:在本世纪初,日本1.2亿人口中,有20%年龄在65岁以上;而今,年龄超过80岁的日本老人数量已经突破一千万大关。新发表的劳动白皮书还预测,到了2060年,日本每2.5人中就将有一个是老人。白皮书强调,日本老化速度全球罕见,这也是一个无法抵挡的发展趋势。为了应对这一趋势,为应对劳动生产需求,日本政府正为超高龄化社会量身打造一个能提供“终身劳动”的社会。其内容包括设立更多老人职业介绍所,以及改革年金(养老金)制度来延长日本老人雇佣时间等手段。这份白皮书传达的主要信息,简而言之就是:日本现行养老制度已经撑不下去了。

 

曾几何时,日本曾被誉为“养老天堂”,这不仅是因为日本老年人的普遍长寿,更因为老年人的生活富足。日本央行2010年曾发布一份报告估计,日本的个人金融资金总和约在1500兆日元左右。其中,占六成的900兆日元都掌握在60岁以上的老年人手中,日本老年人过世后,平均每人还能留下3000万日元(约150万人民币)以上的存款。更令人惊奇的是,日本央行指出,老年人积蓄的主要来源并非老年人工作时期的薪金,而是优厚的养老金。日本的养老金制度由企业提供的“会社年金”、保险公司的“共济年金”、国家提供的“国民年金”三层构成,在拿了三份养老金后,不少老人在退休后还有在养老之余找份工作继续干的习惯,这就导致不少日本老人退休后收入甚至高于退休前。“退休后开始挣钱”在日本绝不是一句戏言。但是,日本如此善待老人所付出的成本却是沉重的,据统计,日本政府投放的社会保障资金的60%以上投放在养老行业。据日本厚生省公布的数据,日本公共养老金投资2016年的亏损已经突破5兆日元。为了弥补养老资金的亏空,日本政府近年来推出包括增加消费税等系列错失,而加税等措施造成的结果,是进一步恶化了正在工作的年轻人的生存环境。近年来日本出现了年轻人就业率和创业率同步下降的现象,一些年轻人甚至干脆选择啃老。老年人的天堂,却也是年轻人的地狱。“这是不同年龄层人群间为争夺社会资源进行的‘世代战争’。”日本媒体在分析这一现象时用了这样一个残酷的比喻。

 

整个国家在盼着老人死

 

“久病床前无孝子”对于个人如此,对于一个国家亦然。当“老人吞噬社会财富”成为一个国家年轻人的普遍心理时,一些违背人类正常伦理的事情就要发生了。事实上,正当日本内阁公布白皮书的时候,日本国内正为一桩连环杀人案闹得沸沸扬扬。据日本共同社报道,从今年7月到9月,横滨市有一家老人医院内,有48位老人陆续死亡,进行调查后发现,这些老人生前用过的输液瓶上都残留有针孔,输液被掺入了洗涤剂。这一简单的手脚可以让人迅速致死,而看起来又不像是中毒而是死于病痛和衰竭。这个发现让调查者毛骨悚然,因为如此隐秘的手法只可能出自医生或护士等内鬼作案,而无差别的毒杀48名老人,只能认定是这个(或几个)杀手对他所服务的整个老人群体怀有仇恨。

 

这桩现实中的“横滨医院连续杀人事件”目前尚没有被查个水落石出,而耐人寻味的是,日媒在报道该事件时普遍用词谨慎,甚至迟迟不肯认定该事件是在报复老年人群体。原因是不久前,日本刚刚爆发了一起连续杀人事件,对象也是老年人,公众的神经实在经不起这样的连续打击了。两个多月前,日本神奈川县一位年轻人趁夜持刀闯入一所养老院大肆砍杀,一共造成19人当场死亡,20多人重伤,该案件被定性为战后日本最严重的杀人事件(至少“横滨医院案”未发生之前可以这么说)。而比血腥的屠杀更恐怖的是,这名叫做植松圣的凶手在行凶后没有逃跑,而是步行两公里跑去向警方自首,面满脸微笑、煞有其事的向警方阐述了自己的行凶动机:“老年人、残疾人对社会没用,没有存在意义,图费社会资源和政府公帑。我实在是看不下去,就把他们杀了。”植松圣的这番言论还真不是临时起意,调查后发现,此人几个月前就曾给日本国会邮寄过一份“报告”,用数页纸的篇幅“系统”的阐述了日本目前的困境,提出解决方法是对老年人和残疾人实行“安乐死”。在“报告”的结尾,这位凶手“大义凛然”的表示,如果政府碍于法律不便动手,他可以进行个人的“作战”,替国家消灭这些“累赘”,并甘愿承担法律责任。

 

你也许觉得这只是一个疯子的梦呓,但早在两年前,有政治家说过类似的话——此人就是现任日本内阁金融担当相的麻生太郎,2013年,这位日本政坛知名大嘴在谈到日本养老资金困境时公然表示:“(老年人)应该感到心虚,希望他们能快点死,不这样的话,(日本经济)问题无法解决。”耐人寻味的是,麻生在发表了如此有悖人伦的言论后,仅是简单的道歉了事,甚至依然坐拥“最受年轻人欢迎的政客”头衔。如此怪相,只能说相当多的日本人也许内心里赞同麻生的说法,也许他们都在盼着老年人早点死去。

 

现代养老制,一个美丽的骗局?

 

日本的现状,其实仅仅是全球老龄化的一个先声和缩影,到2020年,13个国家将成为与日本类似的“超高龄”国家,即20%以上的人口超过65岁。而到2030年,“超高龄”国家数量将升至34个。而其中,中国所面临的情况尤为严重,据世界卫生组织预测,到2050年中国将成为世界上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我们的养老制度虽然远不如日本优厚,但也不及日本公平和完善,日本的今天,是否将是我们的明天呢?人类的现代养老制度是否能在二十一世纪继续走下去。不知生,焉知死。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不妨将镜头拉远,寻找现代养老制度的逻辑起点在哪里。

 

在农耕时代,农民因为田地等生产资料的世代相传,并不存在社会化养老的问题。养老问题的真正凸显,是城市化开始之后的事情。1601年,由于圈地运动造成的城市贫民的增多,英国不得不颁布了世界上首个具有社会化养老性质的法律《济贫法》。然而,这部名字听起来十分良善的法律在历史上却声名狼藉。因为法案规定要将老无所依的老年人强制收容进救济院,而救济院恶劣的环境只能加速这些老年人的死亡,故而赢得了“屠场”的恶名。有人认为正是英国救济院的悲惨景象刺激了马克思对社会主义的构思,而马克思的思想又激发了其故乡德国的工人浪潮。1889年,第一个公共养老金法案在德国诞生,德国的工薪族们率先进入了老有所依的天堂。但讽刺的是,该制度的最终缔造者不是社会主义者,而是著名的德国宰相俾斯麦。满脑子普鲁士军国主义、鄙视甚至敌视下层民众的俾斯麦并不是真心想让工人老有所依,只是为了抚平日渐汹涌工人运动。在与友人的通信中,他对其亲手缔造的养老制度的鄙夷和悲观都溢于言表:“必须给工人们这样一个看似公平的制度……一个期待养老金的人是最容易统治的……至于它未来如何,只有上帝知道。”

 

仔细分析起来,俾斯麦这位“养老制度之父”的悲观情绪并非杞人忧天。自该制度诞生起,经济学家对养老金是“史上最大庞氏骗局”的质疑之声就不绝于耳。再后来,一些保守的社会学者也加入了这场大批判之中,他们指出,现行养老制度的危害不仅仅“庞氏骗局”那样简单,甚至还威胁人类的未来:目前世界各国所有养老制度有一个共同的本质,就是原本是家庭内部的责任社会化——将子女原本用于赡养父母的钱,通过政府税收或养老保险的手段收取上来,由社会统一分配赡养老年人。也就是说,在这个模式下,所有年轻人成为了所有老年人的子女,社会在进行着一场统一赡养活动。这个场景看上去很“乌托邦”,但却跟任何乌托邦一样有一个命门:由于子女们长大后在制度所迫下不再“独亲其亲”,养育子女就成为了一项为社会做贡献的赔钱买卖。由此引发的“公地悲剧”,必然会导致社会整体生育率下降的问题——人们都不再愿意花钱养孩子了,却都在指望的别人的孩子未来交钱给自己养老。

 

完善的社会养老制度很可能是少子化的重要罪魁。而现实也确实佐证了这一理论,目前世界上养老制度最完善的德国、日本,都是少子化最严重的国家。


但愿人类老有所依

 

过度的社会化养老很可能是个看上去很美的坑,然而二战后的世界,我们却看到几乎所有国家的政府都疯狂的往这个坑里跳。究其原因也许无外有二,其一:扩大财权对于所有政府来说都是一个永恒的诱惑,而相比于其他征税理由,帮民众养老是最不容易引起公愤的一个,毕竟谁都有老的一天。其二,正应了俾斯麦当年的论断,“一个期待养老金的人是最容易统治的”。

 

事实上,以目前的趋势看,人类对于社会化养老的豪赌很可能已经根本停不下来了,因为在新生人口愈发减少的情况下,老年人在很多国家的人口比重都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同时增长还有他们的发言权,以及要求政府和社会兑现赡养诺言的呼声。还是以日本为例,在这个号称“已经被老年人绑架”的国家里,老年人是最大、需求也最为单一的票仓。他们积极参与政治活动,要求政府方针向他们倾斜。日本选民投票率最高的是65至69岁选民的群体,其次是60-64岁,70至74岁的选民。这些投票率全部高过80%。与之相比,,日本年轻人本来就少,投票率还低,通常只在40%-60%之间。这样一个政治结构下,指望政府断然改革养老制度,以损害老年人利益为前提重振经济……你觉得现实吗?与日本相比,德国曾被认为是处理人口老龄化问题的优等生,它的方法是通过引进外来人口填补本国劳动力空缺,以便维系昂贵的养老制度。这一模式后来被整个欧洲模仿。然而,外来人口同时带来的文化冲突近两年却开始发作。德国人发现他们面临比日本人还要尴尬的处境——到底是尊重本国老年人,把年轻的外来人口赶走?还是继续敞开国门,坐视源源不断外来年轻人把德意志变成另一个国家?在全球老龄化的背景下,日本和德国的现状,也许是所有国家都要早晚都要面临的。而无论哪一种,似乎都是穷途。

 

也许,还有另外一条“出路”,那就是国家利用自己的威权,断然推翻对民众养老的许诺,以便从这绝境中突围。鉴于现代国家机器的强大,这做法也许可以进行的十分平稳甚至隐秘。然而,无论多么“润物细无声”,这种做法终究是违背一个现代国家的执政伦理的。它让人想到人类曾有过的那个以“弃老”为习俗的黑暗年代。正如日本著名电影《楢山节考》中所描绘的那样:当母亲年事已高,儿子必须按照村里的习俗将她背上山去献祭给山神,他背着母亲走过漫山的尸骸,最终在一块还算干净的青石板上把她放下,头也不回的走了。母亲开始祈祷——她在乞求山神降下一场大雪,让她这个劳作了一辈子的生命,快一点、有尊严的死去。

 

这样的悲剧,在人类历史上曾经是常态,但在未来,我们希望它永不要重演。

 

但愿人类老有所依。



标签:   养老天堂 养老金 养老制度 养老
Powered by Yinian 5.3.15 ©2008-2019 www.e-n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