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开养老院,养老院加盟品牌保障,益年养老院连锁加盟,资金入股、共担风险合、合作共赢

益年养老官方网站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资讯

益年养老 |倒在开业前夕,这家养老院就这样被折腾死了

2018-01-20 10:04:43 益年养老官方网站 阅读


养老


两年前信心十足大展宏图,两年来千辛万苦万事俱备,两年后风云突变面临夭折。D市中医院猜中了故事的开始,却没能猜中故事的结局。

K省D市中医院幸福养老院(以下简称“养老院”)地处市中心繁华地带,与D市中医院(以下简称“中医院”)仅一墙之隔。医院那边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养老院这边寂寞空庭、冷冷清清。

养老院内已断电多时,穿过主楼一排排整洁宽敞的房间后,在拐角处就是养老院负责人老李的办公室。此时的他头发凌乱,满面愁容,正在这间阴暗闷热、烟雾缭绕的屋子里,漫不经心地用纱布缠着受伤的右手。

“我猜中了故事的开始,却没能猜中故事的结局。”老李借用电影《大话西游》里这句经典的台词向我们做了开场白。在他眼中,这所养老院就像是自己的亲孩子一样,“一把屎一把尿”地养了两年多。养老院本应在今年3月12日开业,自己也将功德圆满,然而突如其来的变故,却让开业时间一推再推,最终导致养老院项目“流产”。

两年多的辛苦打了水漂,这是老李选择颓废的最好理由。现在的他,每日独自一人静坐在养老院的办公室,陪他心爱的养老院走完最后一段路。


宏大蓝图


故事要从两年前开始说起。2013年,国务院下发了《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为我国各地养老事业做出了全面的蓝图规划,对养老机构的规模、用地、贷款、补助、税收等方面做出了一系列优惠政策,力图促进我国养老事业的快速发展。

对此,各地政府积极响应,K省政府也下发了相关文件,将养老事业作为各级政府的政绩纳入年终考评范围。文件明确指出,K省各级医院要加强医养结合,鼓励各级医院建立老年疾病学科,有条件的公立医院建立养老院,推进养老事业从单纯的供养服务向生活照料、医疗卫生、康复保健、文体休闲、精神慰藉等多样化服务转变。

在此背景下,D市中医院(以下简称“中医院”)领导提出了以中医院这所三甲医院为依托,全资建立一家公立非营利性养老院的想法。国家政策有鼓励、医院资源有优势,这一构想立刻得到院领导班子的支持。于是在副院长的带领下,医院办公室主任老张和时任医务科科长的老李展开了可行性调查。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研,他们得知,截至2013年底,D市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达到70万人,约占常驻人口的16%,呈现规模大、增长快、高龄化趋势明显的特点。2013年,D市有各类收养性养老服务机构158个,设置病床13400张。其中,社会资本开办的养老机构68家,床位5171张,初步形成了D市养老服务体系的主干力量。但D市养老体系依然总量不足,并普遍存在档次不高、条件简陋、单纯供养、医疗保障跟不上、管理不规范等问题。

实际上,据老李了解,D市80%以上的养老院都不合格,大多数都是弄几间空房就开业了,老人生病了也没人管,D市的养老市场亟待规范。

他们的调研报告认为:大多数养老机构采取“医养分离”的模式,只提供简单的生活照料服务,医疗服务无从谈起,这势必将那些大病恢复期、后期康复治疗、慢性病、残障和绝症晚期的老年人排斥在外,使这些人继续留在医院“压床”,加剧了医院的床位紧张。而兴办“医养结合”型养老机构,能够承接从医院出院且只需常规护理的老年人,实现治疗、康复与护理的无缝衔接。

调研结束后,调研小组为养老院总结出的五大优势:一是规模优势,所建养老院在D市及周边地区规模大、档次适中,有一定的示范效应;二是人才优势,中医院高级技术人员及K省中医药大学兼职教授、副教授共200余人,可为养老院提供人力支持;三是专科优势,中医院的26个病区及68个专业学科,将全面保障老年人健康;四是特色优势,中医特有的康复、理疗、熏蒸、正骨、推拿、艾灸等项目,可最大程度地在养老院践行“医养结合”;五是设备优势,中医院医疗设备总值超亿万元,拥有1.5T核磁、128层CT、DR、四维彩超、全自动生化分析仪等先进诊疗设备,为老年人康复治疗提供了技术保障。

按照设想,养老院建成后将具有一大优势、三项分区、四个亮点。一大优势即医养结合,养老院老人可享受中医院专业的医疗和保健护理。三项分区是将养老院分为医疗区、护理院、休闲区,使入住老年人的医疗保健、生活养老、户内户外休闲各种需求得到全面保障。四个亮点是养老院实行信息化管理,建立健康档案数据库;建立急诊救护管理,安装一体化呼叫系统,开设急救绿色通道;建立中医康复保健管理系统,开展健康评估;设置多功能娱乐房间,提高老人生活的幸福指数。

在设想中,如果养老院运作成功,中医院将积极引进外资,并拟与××集团进行合作,投资10亿元在D市高新区规划600亩用地,建设集医疗、护理、康复、养老、休闲为一体的健康小镇,作为兴办养老事业的第二期项目,计划于2015年开工,2018年整体竣工并投入使用。

老李算了一笔账,养老院拟开放床位127张,如果按80%的使用率,有100位老人入住的话,以平均每月2500元的床位费计算,一年下来就有300万元进账。按照K省发改委、民政局、卫生计生委等六部委下发的养老机构补助文件,养老院每年将获得不少于100万元的补助资金。再加上D市规定将50%以上的福利彩票公益金用于支持养老服务业,以及老年人的医疗费用和日常花销,养老院每年的毛收入不低于500万元,净利润也将达到100万元以上。

既有前途,又有“钱”途,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建立养老院的设想很快获得了院领导的认可。2014年,老李被任命为养老院项目负责人,走马上任。


大干一场


接到医院的任职通知后的几天里,老李既兴奋又忧虑,连续几天睡不着觉,脑子里全是养老院建成后的模样,以至于头发都白了好多根。尽管他曾担心在养老院的筹备过程中会遇到各种难题,但后来的事实证明,2014年是他的“吉祥年”,在他的努力下,各项工作顺风顺水、一路绿灯。

首先是养老院的选址问题。养老院不能离中医院太远,否则老人如有突发疾病,无法第一时间获得治疗。与中医院仅一墙之隔的原D市第九中学早在几年前已完成搬迁,暂时空置。老李认为,此刻不出手,这块位于市中心的风水宝地迟早要落入房地产开发商之手。

因此,中医院领导经过与D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多次协商,在D市政府及卫生计生委、教育局等部门的支持下,形成了D市政府《关于市第九中学用地有偿划拨市中医院使用有关问题的会议纪要》,中医院最终以8000万元的大价钱购买了市九中校区旧址。

该校区占地约30亩,建筑面积2万平米。购买成功后,他站在校园空旷的操场上放声高歌,踌躇满志。

接下来,中医院投资500万元,对校区中原有的综合教学楼进行了全面改造,将此楼作为养老院的主楼使用。

在对养老院主楼设计装修的那段日子里,老李比谁都累,但也比任何人都快乐。他不厌其烦地带着我们从一楼步行到五楼,将看似一模一样的房间参观了个遍。虽然当时因为停电,整个大楼都很闷热,但宽敞的屋子、整洁的被褥、干净的地面、精致的壁画,还真有点四星级酒店的“范儿”。

“养老院提供二、三、四人间,标准分4个等级,完全失能、小部分自理、大部分自理、完全自理。费用每月2100~3900元不等,服务大到医疗康复,小到按摩足浴,包括打开水、洗衣服、洗澡、剪指甲、清理大小便等全部生活环节,我们的员工既是护士,又是保姆。开始我还觉得费用是不是有点高,但你猜怎么着,这些房间刚布置好,127张床位就被预订满了,其中还有几位市级离休干部,就连我父亲都没法安排了。”老李很是自豪。

养老院主楼的4楼大厅,是专门为老年人设置的活动中心,老李说,D市体育局听说中医院在建养老院,对此特别支持,第一批就捐赠了价值20万元的老年活动器材,已经抬上来了一部分,但现在看来,养老院开不下去了,这些东西肯定要还给人家。

扶着为老年人特制的墙面扶手,踩着涂了防滑材料的水磨石地板,我们跟随老李走出主楼,来到食堂。老李介绍,这个食堂共花费50万元,全部采用进口厨具,并且设有聚会包间,专为来看老人的子女准备,满足一家人聚餐的需要。

最令人感兴趣的,是养老院后院里种植的一排排有机蔬菜。老李透露,为了让老人们吃上放心干净的蔬菜,他专门在乡下请了一位师傅,花池里有油菜、玉米、茄子等多种蔬菜,至于花池中的土壤,则是他用自己的轿车从郊区一车一车带来,然后在院门口再用小推车一趟一趟向院内运送的。可以说,每一寸土壤,都留下了他的汗水,每一株植物,都饱含了他的心血。

在老李的办公室里,存放着他亲手制定的养老院各项规章制度,以及厚厚的一摞养老院开业手续。民政、卫生、环保、消防、公安等部门的行政许可证,都是他一个人跑下来的,仅养老院名称的数次变更,他就去D市北关区相关部门跑了好多趟。

尽管手续繁琐,但正如当初所料,市政府非常关心养老院建设问题,专门召集各相关单位开了好几次工作会议,要求各部门相互协调,在资质审核方面给予特殊照顾,因此手续办的异常顺利。

流年不利

伴随着老李忙碌的身影,2014年一眨眼就过去了。这时的养老院改造工程已全部完工,各项手续也基本完整。万事俱备,养老院盛大开业的海报便在中医院各个角落张贴了起来。忙碌中的老李当时还不知道,2015年可谓是流年不利,事业受阻。

首先是医保未能解决。他曾为此专门去苏州考察过,苏州的养老机构实行总额控制、超额自理的办法,每人每天89元的医保,不仅可以报销治疗费、护理费,还可报销床位费等其他费用。

这是老李较为推崇的一种养老医保模式,但他自己也承认,江浙一带较为富裕,而K省医保本身就十分落后,加之D市几年前因非法融资的崩盘而导致经济低迷,医保仍有很大缺口。所以尽管D市政府多次召开养老院的工作协调会,要求医保给予配合,但养老院最终还是没能将康复治疗费用纳入医保。

“没有医保就没有吧,我们的床位费和伙食费再降低一点,为老人们省出点钱来弥补医保补助总可以吧。”正当老李打算将养老院收费标准下调100~300元时,5月25日,河南省平顶山市鲁山县康乐园老年公寓发生火灾事故,造成38人死亡、6人受伤。

提起此事,老李将手中的烟头狠狠地在烟灰缸中拧灭,说道:“这就是‘中国特色’,不出事不去查,一出事整个行业被连累。”

鲁山县火灾事故发生后,消防部门再次来到养老院检查。老李带消防部门领导参观了养老院主楼的四个消防楼道、喷啉灭火系统及灭火器等消防设施后,领导十分满意,但同时指出应在顶层走廊设立消防通道。

老李对此并不乐意,因为原本打算做康复中心的五楼面积并不大,如果再隔出一条消防通道,可用面积就更小了。但为了验收通过,老李还是忍痛割爱将五楼隔出一条宽约5米的消防通道。

消防部门的人前脚走,民政部门的人后脚就来了。民政局的人大意是说目前全市集中开展消防安全专项检查,特别是针对养老机构,因此尽管养老院取得了《养老机构设立许可证》,但最好还是推迟开业。这一点,在D市民政局得到了证实。民政局某科室负责人说,目前D市正在对100多家养老机构进行安全检查,但到底有多少家养老机构,他们到目前为止还没统计出来。

老张告诉记者,鲁山县火灾对市政府造成的压力很大,社会各界对中医院领导造成的压力也很大。院领导为此多次开会研究,经过再三讨论,认为此时开业时机不恰当,决定推迟开业时间。

老李对院领导的决定表示尊重和理解,他打了个不恰当的比方:每个医院每年都要出不少医疗事故,引起医患纠纷,即使患者不幸死亡,医院也就赔偿几十万元了事。如今大量的医患纠纷报道充斥着各类媒体,公众舆论也都习以为常,但作为K省首家公立医院开办的养老院,一旦护工出现失误或老人意外受伤,即使只赔偿了5万元,那我们养老院也将迅速在全国臭名远扬。

“等等就等等吧,我原本以为过了这段时间,养老院就能顺利开业,可结果,却等来了一个更坏的消息。”老李紧缩眉头,表情沉重地说,养老院办不下去的根本原因,是要缴纳高额的企业所得税。


税法无情


“你说国务院大还是国家税务总局大,国务院明文规定免征养老机构企业所得税,但A税务部门说他们不执行国务院文件,只执行税务总局法规,非要征养老院25%的企业所得税。江浙一带对养老机构的税收都是全免,而A偏偏不免,凭什么?D市的养老机构,大多数都没有办理税务登记证,也不交税,就连市政府扶持的某某大型养老机构都不交!”老李说到激动处,右手猛烈地拍了一下桌子,顿时右手手掌的伤口迸裂,纱布中透着鲜红。

一刻钟后,老李的情绪逐渐平复了下来,他用毛巾抹了把脸,他的衬衫早已湿透。

当我们问起是否向税务部门提起过国务院关于养老机构免税的文件时,老李哭笑不得:“我问他们,要是国家税务总局的文件与国务院文件有冲突时怎么办?他们回答说,你去让税务总局领导与国务院领导协商解决。”

关于此事,我们也曾试图向A税务局求证,但未果。当地一位法律界人士透露,其实A税务局也有难言之隐,尽管税务局也想像其他政府部门一样支持养老院建设,但必须执行税法。按照2007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及相关法规,企业所得税只对财政拨款、社会捐助等部分进行免征,对企业营业额这块不免征。

查阅《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后发现,第二十五条规定“国家对重点扶持和鼓励发展的产业和项目,给予企业所得税优惠”。第二十六条第四款规定:“符合条件的非营利组织的收入可以免交企业所得税。”但具体到究竟哪些产业和项目属于国家鼓励,适用税收优惠政策?非营利组织需要符合什么条件,才能免交企业所得税?相关部门此后并没有出台细则说明。

老张认为,同样的问题还出现在2013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中,该意见明确提到“对符合条件的非营利性养老机构按规定免征企业所得税”,但却只是原则条文,没有实施细则。税务总局尽管是国务院下属部门,却仍要执行相关税法。政策不配套,这正是矛盾的根源。

老张向我们出示了4月23日和4月30日两份“关于解决D市中医院养老院项目建设有关问题的会议纪要”,两份文件中均提到要在政策和税收方面给予倾斜,说明当地政府在当时已经注意到了税收政策不配套这个问题。但记者敏锐地发现,在这两次由D市政府组织的协调会中,都没有税务部门的人员参加。

一份由D市政府下发的《关于进一步推动养老服务业发展的意见》指出,当地税务部门要完善税费优惠政策,对非营利性养老服务机构提供的服务免征营业税,以及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水利建设专项费等多种税费,但唯独没有免征企业所得税。这位工作人员表示,政府对养老院的税收政策一直给予倾斜,但无奈税务部门是垂直领导、行业管理,所以市政府也无法在企业所得税这块协调。

既然法律无情,那养老院乖乖购买税票交企业所得税不行吗?对此,老张解释道,企业所得税指的是净利润的25%,假设养老院一年净利润是100万,那就要交25万元的税费,剩下的75万元,还不到医院一个病区一年收入的一半,一个病区一年净利润就在200万元以上。这笔账算下来,那养老院就不如改康复中心了。

“此外,因为中医院的养老院是事业单位的独立法人机构,所以要按照事业单位的管理办法进行管理,实行收支两条线,即利润先上交财政,再由财政返还。但返还回来的钱,按规定只能用于养老院的建设,不能用于医院建设,对医院无利可言。因此,院领导认为花这么多钱兴建的公益项目,最后医院却得不到收益和回报,这是个赔钱赚吆喝的买卖,加之鲁山县敬老院的‘一把火’,院领导更加觉得养老院投入多、风险大,操心费力还不一定讨好。最终,院领导打了退堂鼓,决定养老院暂不开业,或改康复中心。”老张颇感无奈。

对于将养老院改成康复中心,老李表示,自己付出的心血倒无所谓,只是已经投了那么多资金,就白白打了水漂。再者,养老院原本就不是按康复中心设计和建设的,如果要改为康复中心,还得重新设计、布局、改造、评估,各种手续和批文还得重新跑,又是很大的浪费。

老李打开屋门,走到大厅,望着大厅中央“老有所医・老有所养”八个字开玩笑地说道:“有时候,我真想告诉院领导,我们也可以像有些养老机构一样,偷税漏税地照样干下去,可谁让我们医院是公立性质呢。我也曾想过自己买下这块地,让这家养老院活下去,但我去哪弄1亿元钱呢?”


路在何方


养老院今后是改造成康复中心还是医院病房,院领导还在思考,老李和老张当然也不知道。

D市卫生计生委的一位副主任表示,养老院项目的“流产”十分可惜,希望中医院全体员工尽快从失败的阴影中走出来,做好一所医教研一体的三甲医院的本职工作。作为K省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中医院养老院的各项筹备工作没有白做,他们的积极探索乃至失败的案例,都为K省乃至全国养老事业作出了最好的贡献。相信这些经验和教训,将推动公立医院养老事业的快速发展。

作为同城最大的竞争对手,D市人民医院不少医生对养老院项目的搁浅也纷纷表示可惜。一位不愿意透漏姓名的医生说道:“今年两会中,有个备受推崇的项目,就是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建立的青杠老年护养中心。该中心有700多亩地,床位将近4000张,运营相当成功。却少有人知道,该中心从2008年征地开始,也因为政策问题走了不少弯路。因此,中医院既然费了这么大精力去建设这家养老院,就不应该轻易放弃。”

这名医生建议,中医院在保证拥有控股地位、主体经营权和一票否决权的前提下,可以拉些社会资本介入,以此改变养老院的纯公办事业单位性质。养老院的盈利可以不分或少分给社会资本,社会资本的回报主要来源于利润更大的保健康复类衍生产品,包括对康复医疗器械的分红。

对此建议,老张表达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般的无奈,他认为当前我国养老机构事故频发的根源在于两个方面,一是国家对养老机构的政策和评价缺乏统一规范的标准,二是我国民办养老机构遍地开花而相关部门对民办养老机构的监管不到位。

老张认为,养老产业与“互联网+”一样,属于极有前途的朝阳产业,国务院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而养老事业正是一个很好的创业切入点。即使养老院不由公立医院创办,也希望社会上有创业志向、有经济实力的人士,类似像马云一样的商业大佬,能够关注养老这个爱心事业,创办有示范性的养老院,为社会做贡献。

D市政府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调研员说道,经过此次教训,政府相关部门今后在政策制定层面需要更接地气,任何法律规范都应尽快出台细则,推进我国养老事业的可持续发展。对于我国公立医疗机构,特别是中医医疗机构,要充分发挥医养结合方面的优势,积极兴办养老院,以数量和质量优势改变民办养老院鱼龙混杂的局面。



标签:   办养老院 养老院加盟 开养老院 养老机构
Powered by Metinfo 5.3.15 ©2008-2020 www.Metinf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