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开养老院,养老院加盟品牌保障,益年养老院连锁加盟,资金入股、共担风险合、合作共赢

益年养老官方网站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益年养老快讯:中国人口老龄化的大趋势、新特点及政策预判

2017-10-10 09:37:49 益年养老官方网站 阅读


中国老龄化

 

一 、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后的中国老龄化趋势


在充分考虑到全面两孩政策施行对人口影响的条件下,在21世纪中叶之前,中国的老龄化依旧延续着老年人口的规模不断增长、比例逐渐提高的总体趋势。

这一时期,老龄化的持续发展与高龄化的加速推进相伴,不仅中国人口整体将会呈现出明显的老化,老年人口群体内部也将发生着急剧的老化。老龄化的直接后果就是社会抚养压力加重,养老负担与抚幼负担相互交织,需要采取积极的应对策略。


养老机构


(一)老年人口规模稳居世界第一,老龄化程度持续加深


目前,中国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规模大约2.2亿人,位居全球各国首位,约占世界老年人口总量的24.3%。到2036年时,中国老年人口规模达到大约4.1亿人,约占世界老年人口总量的25.6%。2040年前后,中国老年人口规模将比现在翻一番,约占世界老年人口总量的24.5%。2050年前后,中国老年人口规模将会达到4.7亿人,这基本上是其在整个21世纪中的峰值,仍居全球各国首位,约占世界老年人口总量的22.5%。


可见,在未来二十年间,中国老年人口规模的增长速度有所加快,高于但又不会大幅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在此之后,中国老年人口规模增长速度逐渐趋缓,可能将会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规模增长带动比例提升,中国老龄化(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所占比例)程度将会随之不断加深。在老龄化持续发展的进程中,中国老年人口比例将在2024年前后跨过20%的“门槛”,在2041年前后突破30%的“边界”。到21世纪中叶,中国老年人口比例可达34.0%。


(二)老年人口年龄结构不断老化,高龄老年人口规模快速扩大


中国未来老龄化的总体趋势不仅表现为老年人口总体规模的膨胀,还突出地表现为老年人口内部年龄结构的快速老化。2015年时,中国的老年人口还呈现为从低龄到高龄老年人口所占比例持续下降的标准金字塔型。到2035年时,老年人口金字塔的塔基相比于2015年已经出现较大收缩,而塔身则出现一定程度的膨胀。到2050年时,老年人口金字塔的顶部已出现非常明显的膨胀。


从中国老年人口高龄化(8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在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中所占比例)程度的变化情况来看,从2015年到2050年,全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中,6079岁的中、低龄老年人所占比重从88.5%持续缩减至76.8%,而80岁及以上高龄老年人所占比重则从11.5%持续扩大至23.2%。也就是说,到21世纪中叶,大约每4个中国老年人中就有近1个人年龄高达80岁及以上。


(三)“养老”负担快速加重,成为最主要的社会抚养负担


随着老龄化进程的深入,未来中国社会中照料者(即劳动年龄人口)和被照料者(即少儿人口和老年人口)之间的数量关系处于不断变化之中。其中,作为被照料者之一的少儿人口的规模因受生育政策调整的影响会出现一定的波动,但在整个21世纪前半叶大致稳定在2亿多的水平上,而另一类被照料者———老年人口的规模在近期与少儿人口规模基本相当,但随后则将出现明显的膨胀,并大大超过同期的少儿人口规模。作为照料者的劳动年龄人口的规模则随时间推移出现明显的收缩。可见,未来中国社会的抚养结构将出现很大变化,全社会的抚养负担日益加重,且逐渐以老年抚养负担为主,这也是人口老龄化的必然结果。


 二 、中国未来老龄化进程中的老年人口新特点及相应养老政策


在中国老年人口规模不断膨胀、比例持续提升、高龄化快速推进的老龄化进程中,未来二三十年即将步入老年的“新一代”老年人呈现出许多重要的新特点。不同于人们印象中保守落后、体弱多病、经济窘迫的老年人旧形象,未来的老年人无论在自身的知识素养、经济状况等方面,还是在居住模式、生活环境等方面都将发生明显变化。今后的老龄政策设计需要紧密结合中国未来老年人的新特点进行调整,才能引导中国的养老事业健康发展。


(一)老龄化呈现波浪式发展进程,“十三五”时期的社会养老政策需要相应跟进


从“十四五”时期一直持续到“十六五”时期,随着第二次出生高峰时期(20世纪60年代)出生的人口队列逐渐步入老年,每年新增的老年人口数量明显大幅提升,中国的老龄化将步入21世纪前半叶最为迅猛的提速推进阶段。这一时期,老年人口规模将在较短的时间内相继突破3亿人和4亿人,老年人口比例则相继突破20%和25%,老年人口比例年均提升高达0.7个百分点,比“十三五”时期高了约0.4个百分点。


由此看来,眼下的“十三五”时期为我国提供了一个老龄化速度明显下降的特殊机遇,我们应当充分把握这一机遇期,集中力量加快做好应对老龄社会的制度设计、养老基础设施建设、养老服务体系构建等方面的战略部署和准备工作,以便我国能以更为从容的姿态迎接自“十四五”时期就将开始的老龄化迅猛推进阶段。


(二)空巢独居老人规模庞大,亟需实施家庭支持政策,推动家庭养老功能再实现


现阶段,中国老年人口中有近一半是空巢老人,总量已经突破一亿。当今中国,无论在城市还是农村,三、四代“同堂而居”的家庭都已不多见,二代户和一代户已成为当下主流的家庭类型,其中,有近四成(37.6%)的家庭内只有一代人,这一代人还通常都是老年人,家庭规模变小以及内部代数的减少,直接导致家庭内部可长期提供老年人照护的人力资源严重萎缩,家庭传统的养老照料功能削弱明显;另一方面,家庭居住的离散化使得家庭关系日益松散疏离。


由于现阶段家庭养老功能实现受阻的关键原因,在于子女普遍缺乏足够的时间、精力以及财力,而且通常与父母居住得较远,因此,为了“对症下药”,实现家庭养老功能的重生,政府应该采取有效措施,为子女提供时间、精力以及财力等多方面的支持甚至鼓励,使他们能够有条件,也更愿意与父母住得更近,进而方便为父母提供更多的照料和陪伴。


总之,政府和社会应提高对家庭照料者身心健康状况的重视程度,为其提供全方位多层次的支持和指导,从而有效推进家庭养老功能的再实现,并促进有老年人的家庭的健康、和谐发展。


(三)老年人教育水平持续提升,接受新事物及运用信息技术的能力增强,为“智慧养老”创造条件


到2030年时,中国老年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有望在2020年基础上再高出接近1年,基本具备初中文化程度,高等教育普及状况显著改善。在未来四五十年间,随着三次出生高峰形成的人口队列逐渐进入老年,中国老年人口规模迅速增长,而其教育程度也在持续升高,这会极大地改变他们的生命状态和生活质量。教育水平的持续提升无疑让老年人口获取新兴事物、掌握现代技术成为可能,这将会成为老年期生存发展的重要手段。


中国老年人口规模大增长的时代同时是老年教育水平大提升的时代,人口结构老龄化的过程,同时也是老年人口知识化与现代化的过程。未来的老龄社会将要面对的已不再是文化素养相对很低、认识水平较为有限的老年人口,新一代的老年人能够更加充分地接纳新兴事物、更加积极地运用现代技术。应当因时制宜地推出智慧养老举措,新一代的老年人不仅使之具备了人群基础,而且也对其提出了相应需求。


可以预见,通过物联、互联以及智能等信息技术集成,融入“互联网+”理念,老年人的居家生活能力将会得到延展、居家生活质量也会得到改善:例如,网上购物可以让老年人轻松快捷地进行商品消费,远程医疗可以让老年人方便及时地获取诊治服务,社交平台则可以让老年人充分有效地进行联络通讯,这对那些腿脚不便的老年人而言意义尤为突出。


同时,智慧养老还能够推出多元化的服务模式、提供个性化的服务订制,满足不同层次老年人的需求,特别是在精神生活上的需求。老年人口知识技能的提升,必然能够为智慧养老提供更坚实的实施基础。


(四)新一代老年人在改革发展中实现了财富积累,“资产养老”更具有可行性


正在步入老年以及即将步入老年的20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口队列几乎都已经是“有房一族”,这是他们从中国改革发展的进程中直接获取的“红利”(主要是指城镇地区),明显区别于其他的人口队列。有赖于此,未来的二十余年间,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生存发展能够立足在相对更为充裕的财富基础之上,养老方式可以赢得创新的动力和转型的契机。


相比于存款、股票等类型的财富,房产在不同年代出生的人口队列中差别最为突出,20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口队列拥有房产的比例相对最高,这很大程度上说明他们整体的财富保有量在各个年代出生的人口队列里最多。

总的来说,未来二十余年间的新一代老年人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变中促成财富积累,相对轻松许多。因此,尽管他们规模庞大,但是房产带来了可观的财富积累,可使他们得到较为充分的养老资金支持。


新一代的老年人在中国改革发展的进程中积累了财富,也就积累了养老资源,这能够拓宽离退休金(养老金)之外的经济支持渠道。应当创造条件促成这些财富向养老资源的有效转化,从而为“以房养老”等“资产养老”方式开辟道路。

通过鼓励和引导新一代的老年人退休之后迁离市区原来居住的地方,前往环境更加优美、但房价相对偏低的郊区地带定居,不仅可以为老年健康生活营造更加适宜的环境,而且也可以利用房价差为老年优质生活谋取更为切实的福利。


(五)更加宜居友好的老年生活环境将为自理状态预期寿命的延长创造条件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社会实现快速发展,人民生活得到有效改善,其中一个直观表现就是生活的环境更为宜居、生活的条件更加友好。对于老年人而言,这实际上使得生活自理的身体要求在持续地下降,也就是说,纵使生理机能没有得到明显提升,老年人也有可能伴随生活环境和生活条件的优化而从自理十分困难变为自理相对简单。获取报告全文请加万老师微信18203999330如果使用自理状态预期寿命对此做出量化分析,将会看到,在更加宜居友好的老年生活环境推动下,自理状态预期寿命将会不断提高。


当前,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已经成为国家层面的战略规划。养老服务市场开放将带来为老设施和助老设备产业的繁荣,在老年宜居环境建设的驱动下,新一代老年人的自理水平必然还会继续提升,自理状态预期寿命随之有所延长。


在这种背景下,应当着眼于居家养老在养老服务体系中的基础地位,保证居家设计能够面向老年人的需求、体现老年人的特点、留足老年人的空间:在卫生间等的设计上要为老年人提供便捷、安全的环境,以便于老年人洗澡和如厕,适当增加老年人行动的辅助设施;推动居家养老与当前的物业管理体系相互衔接,依托现代通讯设备建立健全老年居家紧急呼救系统,并在物业管理中纳入老年紧急呼救的响应服务,从市场着眼更好地发挥物业管理体系在居家养老中的作用。


 三 、总结与思考


21世纪前半叶,中国的老龄化进程处于快速推进之中,老年人口规模一直稳居世界第一,伴随规模不断膨胀、程度持续加深以及年龄结构日益老化的大趋势,全社会的老年抚养负担越来越重。到21世纪中叶,攀升至近5亿的庞大老年人口规模,将使中国社会在养老资金支出和养老服务体系构建等方面面临巨大的压力和挑战。


高龄化程度不断加深背景下,大量涌现的失能老年人口则给中国政府提出尽快建成长期照护保险制度及配套服务体系的要求。在把握中国老龄化总体趋势的基础上,要特别关注中国未来老龄化进程中老年人将呈现出的一系列重要的新特点,针对这些新特点来设计中国今后的老龄政策并调整中国未来养老事业的战略和策略。


第一,快速推进的老龄化进程将在“十三五”期间出现阶段性放缓,这使“十三五”时期成为一个十分难得的机遇期,政府应抓紧在这个机遇期实现全社会应对老龄化的整体布局,为迎接之后更为迅猛的老龄化之势做好准备。


第二,现代化进程中家庭结构的深刻变迁使得中国老年人的空巢和独居现象日渐普遍,家庭传统的养老照料功能削弱明显,政府应积极推行各类家庭支持类政策,采用多种手段鼓励子女与父母同住并为父母提供更多的照料和陪伴。


第三,未来老年人口的教育水平将持续提升,知识素养和文化观念发生重大改变,接受新事物和运用现代信息技术的能力明显增强,随着老年人口的知识化和现代化,“智慧养老”理念的实践成为可能。


第四,正在步入老年以及未来二十年间即将步入老年的人群在改革发展中实现了以房产为主要内容的财富积累,政府应创造条件促成这些财富向养老资源的有效转化,为“资产养老”方式开辟道路。


第五,伴随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国民的整体生活环境变得更加宜居和友好,这使得老年人能够在生命历程中更容易地实现自理,政府应该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加快面向老年人的老年宜居环境的建设,推动老年人自理状态预期寿命的延长,减轻社会和家庭的老年照料负担。



标签:   中国老年人口老龄化 养老服务体系 家庭养老 智慧养老
Powered by Yinian 5.3.15 ©2008-2019 www.e-n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