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开养老院,养老院加盟品牌保障,益年养老院连锁加盟,资金入股、共担风险合、合作共赢

益年养老官方网站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资讯

我终于开了一家让老人来享受晚年,而不是熬时间、等死的老年公寓...... 那年,我51岁。

2017-11-25 09:52:48 益年养老官方网站 阅读


养老


过去十年,2006年至2015年,国民总收入,由21.9万亿飙升至68.2万亿,升幅达3倍;第三产业的服务业,由9.17万亿,增长至34.4万亿,升幅达3.7倍;房地产业,生产总值由1万亿,上升至4.1万亿,增幅为4倍。卫生和社会工作工资总额,由1200亿,上升至5900亿,增幅为4.9倍。


第一组数字,显示中国经济在过去十年持续向好,第二组数字,我们看到整体服务业的需求是上升的,第三及第四组数字,可以代表经营一间养老机构,各佔1 / 3 的租金及人工成本。


以倍数算,最后两组数据,增幅比经济增长分别要高出30%及60%,再加上众所周知的刚需人群的支付能力不足等因素,可以假设,制约养老机构定价的,除了未富先老的社会现象,还有就是以上显见的成本因素。


这或许也解释为何长久以来,中国的养老机构大多数都在一种极低利润率、仅仅盈亏平衡、甚至持续亏损的经营状态。根据中国人民大学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孙博的研究,美、日等国养老产业的平均利润率,仅在5%上下 ,在中国,这个比例相信更低。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养老行业,有那麽一群中年人,怀着大爱之心,兢兢业业地工作,他们是众人之首,部分也兼任企业的所有者和法人。在他们这裡,资本找不到令人血脉沸腾的元素,也鲜见聚合大量年轻朝勃的面容。


像每一个行业那样,他们并不完美,既有人性的贪婪和恐惧,也存在黑暗和害群之马,但当中更多的人,在理想和现实,金钱和良知的挣扎下,选择的是善良、乐观与奉献,在到底是否应该退股继而投资到有更高回报率的项目上,更多身兼出资人及管理者的,选择坚守。


原因有可能是因为害怕转型带来的不确定性,但也可能是,把养老院转让出去或甚关门不干,他们不知道接手的人,能否有同等能耐,像他们那样 “熬” 得住、被接管到福利机构或公办机构的老人,能否起码得到同样的照护服务;


他们当中的部分人,最终留下,选择与中国黄金30年,擦身而过,以他们的坚忍、质朴、大爱,顶著来自政府、经营、被照顾者、家属等四面八方的压力,竭尽所能的,以微薄力量,陪伴、照护无数徐徐老矣者,走过人生最后的阶段。


他们是全中国管理着257万张床位,23000多家中低端养老机构之首的养老院院长


蜗牛邀请了其中一位院长,把她过去10年从事这个行业的点滴、经历、教训、总结和见证,真实的、以干货及回忆录形式,定期在这裡与大家分享。


连载文章不会有 “黑材料" ,因为要生存,他们倾向把很多秘而不宣的 “苦”,选择自己咽下去。 您看到的,更多是一个踏入60岁,被定义为「老年人」的女性,从她知天命之年,开始的长达十年养老路中的 “苦中作乐” 。



我要开养老院!那年,我51岁。


2006年,我51岁,刚过了古人所说的 “五十而知天命” 的年龄,我把开了四年的门诊药房转让出去不久,一个偶然机会,陪着一个朋友去养老院看望她的父母。


那是一个三层小楼,里面住了近20位老人,我进门的第一感觉就是浓浓的老人味。当我第一眼看到朋友的父母时,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一个6、7平方米的房间,一张双人床。边上有个床头柜,一个小桌子,地上到处都是东西。两位老人都无语,母亲坐在小凳子上,父亲躺在床上。


两位老人看见我们,面无表情,只是两眼抬了抬。(房间)除了门有亮光,四面都没有窗户,十分昏暗。看见朋友唠唠叨叨说着话,我便出来了,楼上楼下看了个遍,每个房间都有老人,不是坐着就是躺着床上,看到我几乎都是一个眼神,无助,等待。


最后又看了一下厨房,一个穿着随便的男人,正在把做好的咖啡色馒头一个一个放到桌子上,看见我跟没看见一样。


我和朋友出来了,一路上我们一直没有讲话,到了分开的时候,我们不约而同地叹了一口气。她说,我也是没有办法,才把老人送去的,我说,理解,今天真的感谢你,给我一个启发,本来我正在考虑以后干什么,现在我知道了。


回到家,我就和老公说,我要开老年公寓。老公说,你想好了,老年公寓不是好开的,我说,是的,我想好了,我一定要开一个让老人是来享受晚年的老年公寓,而不是让老人在老年公寓里熬时间,等死。


想起老人们那一双双无助的眼神,我的心很难受,这一幕就定格在我脑海里,我对自己说,我开的老年公寓绝不是这样的。


说干就干。


第二天我就出去找房子。可能是冥冥之中老天爷在照顾着我,也可能是命运注定我就是应该开老年公寓,我转了两个街道就看见一个老年公寓的转让广告,这是一个两层半独家独院小楼,里面有17张床,有厨房,每层楼都有卫生间,有一个大的晒台,有取暖设备,有空调,电视,简单的设备都有,开了七个月没有一个老人入住,所以房东没有信心了。


那个时候,老年公寓还是一个新鲜事物,人们都在观望,对于老人入住老年公寓都持怀疑态度,当时我可没考虑那么多,对于现成的条件很满意。也没有过多的讨价还价,两万房租费,8千转让费。合同签了三年,因为心里没有底,不敢签时间长。


签约后,我添置了所有床上用品,买了冰箱,电饭煲等厨房用具,找了一个会做饭的,在门口拉个横幅就开张了。


期间我又去了市社会福利院,在墙上拍了收费标准。至于服务内容,托朋友要了福利院的协议参考。回来后我就去了广告公司,做了很醒目的服务内容和收费标准贴在正门里很显眼的地方,把协议的内容稍微做了改动,又换成我的单位名称:健康老年公寓(编者按:2013年扩大后,改名为荣华老年公寓)。


害怕寂寞。我想找几个朋友陪我(一起干),结果没有一个人赞成我干这行。我想,万事开头难,既然已经开始干了,就要坚持。


(开张后)第六天,一个子女来咨询,当时不知道怎么和子女沟通,就让子女讲老人的情况,我根据子女讲的情况分类。实际按照当时的想法,根本就没考虑是不是要多收一些钱,最大的考虑和压力,是怎么护理老人,这个在当时心里一点底气都没有。


我的老年公寓第一个入住的老人是男性,81岁,血栓后遗症,沟通没问题,但说话有点含糊不清,常年坐在轮椅上,随时大小便,需要喂饭,用现在的话说,是全护理。当时是收了700元 / 月。老人的儿子是做生意的,和我们说:“只要护理好,不要我们操心,费用多无所谓!” 说完子女就走了。


从这时候起,我就正式开始了我的护理员生涯。


我对着老人端详了一会,头发长了,身上有味。我把老人推到卫生间,让做饭的师傅先照看着,然后找来老人的换洗衣服,在卫生间把老人从头到尾洗了个遍,老人很开心。到了吃饭时,厨房师傅就负责喂饭,我负责老人换洗,打扫卫生。


没多久,第一个难题迎面而来:每天要帮老人从床上抱到轮椅,轮椅抱到床上。老人不知道怎么配合,我发现我每次去抱老人,他都很紧张,有一次我想把他抱到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