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开养老院,养老院加盟品牌保障,益年养老院连锁加盟,资金入股、共担风险合、合作共赢

益年养老官方网站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资讯

益年养老 |十年前,我第一次听说“老年痴呆”这个词,也尝到了护理这些老人有多难 ......

2017-12-16 09:38:02 益年养老官方网站 阅读


养老


2006年,封必荣51岁,刚过了古人所说的 “ 五十而知天命 ” 的年龄,她把开了四年的门诊药房转让出去不久,一个偶然机会,使她决定要开一个让老人来享受晚年,而不是熬时间,等死的老年公寓。


在那个养老服务在别人眼里,既是低级服务,又没有系统培训和学习的年代, “ 女汉子 ” 封必荣凭着勇气和闯劲,用了几个月的时间,从 “ 0 ” 开始,做到有13位老人入住,并自学成为老年公寓的第一位护理员。


在接收了一位82岁的老太太后,封必荣遇到了她成为护理员以来的一个大难题... ... 


她连续几天不睡觉!


晚上,我为了摸索老人的习性,在客厅临时铺了床,陪着她一起睡。迷迷糊糊中,听到翻塑料袋的声音,我打开手电筒,只见老太太坐在床边正在找着什么?


我悄悄地走到她面前。


打开了灯,问她:“老太太,您在找什么呢?” 她一脸认真地说:“我的钱没有了!” 哦?我大吃一惊,连忙问:“多少钱啊?” 她说:“二百元。” 我问: “当时是放在哪里的?” 她说:“就在包里”,我说:“那我帮你找找?” 她说:“不用,我自己找!” 


她的声音明显提高,好像害怕我靠近(当时我不知道这是她失智的征兆),只好无奈地说:“那你早点睡觉哦。” 她说:“行,找到就睡觉。” 整个聊天过程都很正常,我见没有特别大的问题,就去睡觉了。


结果,她这个动作一直持续近两个小时,还在找。我一看时间,快两点了,这时候我也困了,于是又慢慢走到她面前。悄声说:“老太太,还没找到吗?” 她说:“找什么啊?” 我说:“您不是说钱没有了吗?” 她说:“没啊!” 


“哦?” 我一下子蒙了,赶紧转移话题。说:“那您怎么还不睡觉呢?” 她说: “不睡了,天亮了,睡什么睡?” 我说:“现在刚刚是夜里两点哦。” 回答:“你睡吧,不要管我。” 我说:“不行哎,你也要睡哦。” 


她眼一瞪,大声喊:“碍你什么事?!” 我一惊,不知道怎么办是好。退也不是,进也不是,考虑是夜里,不能惊动其他老人,最后我还是退了出去。我躺在床上,心想:“那就任她怎么弄吧!” 就这样,她一直整理到天亮,我也几乎一夜没睡。

 

第二天,厨师来了。看见我睡在客厅里,她很奇怪:“ 你怎么睡在这里?” 我说:“ 对她不放心呢!” 我指了指老太太。厨师:“她怎么样啊?” 我说:“ 几乎一夜没睡。” 厨师说:“ 你怎么知道? ” “ 我陪了一夜。” 厨师:“为什么?你睡你的啊?” 我说:“ 她发出的声音太大,我没法睡觉啊,再说,她不睡我也不敢睡啊!”


这一夜没睡,我的头昏沉沉的。我起来到老太太面前,她还在继续(整理),我说:“ 老太太,你困不困啊?” 她说:“ 不困啊,我刚睡醒。” 听到她说这话,我一下子惊住了。


心想,这个老太太的情况似乎不太正常。


因为要忙着为其他老人清洗,我也就顾不上多考虑。等大家都吃过了,我们开始打扫卫生,整理房间,洗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个老太太已经在床上睡着了,我想,一夜没睡,现在困了,我还高兴地和厨师说:“ 她睡觉了,我们也可安静片刻了。” 


结果到中午吃饭时,老太太还没醒,我喊了两遍都没有用,我和厨师商量,干脆等她什么时候醒了,再弄给她吃吧,因为一夜没有睡好觉,所以中午我们也就随着老人一起休息。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太太醒了,估计当时她饿了,自己到厨房里找东西吃,然后就听到 “ 啪 ” 的一声。


我惊醒了,沿着声音找去,看到老太太在厨房里翻箱倒柜的,我连忙问:“ 您在干嘛呢?” 她说:“ 找吃的 ”,我说:“ 您到椅子上坐着,我来端给您。” 老太太强硬的说:“ 要你干什么?我自己找!” 我害怕她有什么闪失,就好心的说:“ 您歇歇,我来吧。”  她不耐烦:“ 不要你弄,我自己弄!” 说着说着老太太就自己动手了。


我当时真的很生气,也大声的说:“ 叫你不要动就不要动!” 老太太听到我大声说话,立即把手里的勺子朝地下一扔:“ 你是谁?你算什么东西?这是我家,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当时真的吃惊不小。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硬也不行,软也不行,更不能打骂,我急的团团转,只有在边上看着她。


就这样,一个中午觉没有睡,我除了忙其他老人,对她也格外注意,好不容易等到天黑,我感到浑身没有力气。但坚持把所有老人清洗完后,连话都不想说,就倒在床上睡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再一次被翻东西的声音弄醒,起来一看,又是这个老太太!只见她在很着急地找着什么,我走过去问她:“ 老奶奶,您又干嘛呢?” 她又认真地说:“ 我钱没有了!” 我一听,就多了一个心眼,说,您的钱昨天不是找到了吗?” 她一楞:“ 找到了?” 我说:“ 是啊。” “ 哦,那就不找了 ”。


我心里一喜,连忙说:“ 那您休息吧?” 我想,只要她睡了,我也能睡个好觉了!她答应着,说,好吧,我高兴地去睡了。到了床上,我看着她,结果是,她压根就没有睡觉的意思。继续到处乱翻着,把她的橱子,床头柜,床上床下,就这样重复来重复去地翻着。真拿她没办法!好在她自己弄,没有影响别人。


我强迫自己睡觉,但对她又不放心,就这样迷迷糊糊到了天亮。


厨师一来,我就告诉她,这个老人又是一夜没睡,厨师说,啊,那你又没睡?我说是的,迷迷糊糊,怎么办啊?来不得半点马虎,我强打精神,等吃过早饭,专门注意她,她吃过饭不声不吭地又到床上去睡了。我一看,气不打一处来,唉,夜里不睡,白天睡。


我走到她面前,摇了摇她,说:“ 老奶奶,起来玩啊,不能睡觉,等晚上再睡吧。” 结果是你喊你的,她睡她的,任你怎么弄都不醒,我和厨师都没招了。


到了下午,巧了,她的一个女儿来了,我连忙告诉她说:“ 你妈妈这两晚几乎没睡哎,每天上午睡到中午,这是一,还有就是脾气很犟,说发脾气就发脾气,说翻脸就翻脸,三,吃过了说没吃,没睡说睡了。关键是,和她没法沟通。这是什么情况啊?”


她女儿说:“ 在家就是这样的,我们几个子女都被她闹的没有办法了才送来的 ” ,我一听,心里凉了半截,这样的老人我怎么护理啊?我说:“ 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她说:“ 没有,我们也着急了,带她去医院。医生说,这是小脑萎缩。就是老年痴呆(编者按:“老年痴呆” 是国内对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失智症或认知症的民间普遍称呼,在国家政策层面对该疾病还没有统一叫法的情况下,蜗牛故事由2017年中开始,对 “老年痴呆” 的称呼,全部更改为“失智症” ,以示对该疾病患者的尊重,详情请点击:"长期照护、长期护理、长期护理保险、长期护理保障", 哪个才对? 争夺正名背后,「内有乾坤」! 另外,该文章描述的是十年前的情景,当时普遍对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的认知,就是“老年痴呆” ,为保留原著的意境,本文不作更改)。


没有好办法,这是我第一次听说 “ 老年痴呆 ” 这个词,也尝到了护理老年痴呆老人有多难的苦处,当时我心里很矛盾,想干脆(把老太太)辞退,但这样就少了一个老人,但是要吧,护理起来又太难了。


我对老人的女儿说,不瞒你说,护理老人这么长时间,累点,忙点我都不怕,但如果觉睡不好,我就没法工作了。还有,这么多老人需要我,自从你妈妈来了以后,她没睡我也几乎没睡好觉,老太太可以白天睡,但我白天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像今天到现在,我脑子都是昏沉沉的,恐怕难以再护理你妈妈了。


她女儿一听,忙说,您千万不要退回去啊!我当时真想退回去,但看到她紧张和焦急的脸色,我把下面想说的话硬吞回去了。心想:现在退缩,不就成为失败者了?于是安慰她说:“ 那,我再坚持两天看看。” 


等她走后,我就在想,怎么办呢?


想了一会,我决定让厨师看着老人,自己去社会福利院,看看他们是怎么护理的。去了一趟福利院,没有问出所以然来,我不死心,接着又去了一家老年公寓,进去我就直说,你们是怎么护理老年痴呆的老人呢?我把老人的情况告诉接待我的人,一个开了一年老年公寓的院长。她说,没有好办法,我们是一个人给她一个房间,随她怎么翻,不影响别人就行了。


我想也对,回来后,告诉了厨师,我们也这样试试吧?晚上,我把老太太换了个房间,让她一个人住。我还是不放心,怕她夜里出来摔了,就把房门锁了,里面灯一直亮着,也没有惊动她,我想只要她不发出声音,我也能睡了好觉。


但是迷迷糊糊中,我又被乒乒乓乓敲门声惊醒。只听见老太太不停的敲门,我连忙起来,打开门问她:“您要干嘛呢?” 她说:“ 我找东西 ”,“ 您又找什么?” 她不耐烦地说:“ 哎呀,我钱没有了,刚刚还在的!” 任我怎么劝,她都不听,还是到处翻东西,没完没了。


我灵机一动。就撒了个谎,我说,您的钱被您女儿拿走了,她一惊,说,真的吗?我说,是啊。您女儿说,明天送来。她说,好啊,看见她不急了,我就说,您进屋吧!我边说边哄着她。我知道跟她这样的老人急不得,只能试着哄她上床睡觉。


结果是无论用什么办法,都无济于事。我知道这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我打电话给子女,要求他们来把老人接走。真的没招了。接电话的是儿子,明白我的意思后,就说,等我们商量商量吧,我说,好的,结果是三天?五天?一个星期没有一个人来,最后是三个子女电话都打了,谁都不来!我气得一点办法都没有。


一是老人多(当时有13位),我也忙,二是我除了知道电话外,子女住在哪儿等其他信息,都不知道。我和厨师商量,这样下去不行啊,因为她的到来,把我的所有计划都打乱了。其中厨师帮我熬了两晚,这样下去肯定不行的,我得赶快找个人帮我。这时,我真的感觉很累了。


我到几个中介把情况说明了一下,问她们,24小时,包吃住,需要多少工资?中介说,700元,800元都行。我说,一千吧,没有休息,多给的钱算是把休息日买断了,不行再商量。结果第二天,他们就找了一位46岁的中年妇女给我。


我和她及厨师三个人临时组成一个小组,又实事求是的把情况都告诉了护工,她也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对我说:“ 没事,我婆婆就是这样的,一直是我服侍的 ”,我担心她不细心,我说:“ 这样吧,我们一起干两天看看。行了我们再分工。” 


利用这两天,我耐心地和她交流怎么护理老人,怎么清洗老人的头发,脸,手,上肢,下肢,怎么帮血栓后遗症老人穿衣服,怎么喂饭,怎么翻身,怎么抱老人,怎么和老人沟通,怎么细心的观察老人的精神面貌,和身体状况连接起来 ... ... 等等。


这个护工也认真地学,连连夸我,并说这些老人遇到您也是福分了,起码不会再受罪。我说,老人来是奔我来的,我们这就是老人的家,虽然能力有限,但能做到的,就是要给他们一个安全,温馨的家。实际上,这些老人要求并不高,只要把他们护理好了,再吃上可口的饭菜,他们就能把这里当成家。


两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对这个护工很满意,她不但认真护理老人,重要的是自从她来了以后,这里每天都充满着笑声,她不嫌弃每一个老人,老人吃剩的东西她拿起来就吃,不管谁叫她,她马上就答应,一路小跑,老人都喜欢她,这下我真的放心了。


我们三人又开了一次会,进行分工,她们俩一致意见,让我晚上回家休息,白天来正常上班。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们已经改口叫我院长了。


不知不觉中,(距2006年开业)我干养老近一年的时间了,我们也领了民办非企业证书。起名叫 “ 健康老年公寓 ” ,值得高兴的是,我们的17张床位已经入住16个老人,剩下一张给护工休息,正好满床了。


有一天,我们三个人正在包饺子,突然就聊到已经住满的问题,如果再来老人怎么办?我们几乎是同时说,再开一个?望着她们俩人,我一时无语,心里充满着感动,这一年来,是她们在真心帮我,靠我一个人不会(经营得)这么顺利的,我几乎是离不开她们了,并已经把老年公寓当成了家,把她们也当成亲人,同事,朋友,也习惯了遇事就和他们商量。


在她们鼓励下,我去中介找房子,那个时候,空房子太多了。我选了一个离我们不远的三层小楼,房租两万五一年。我看了看,觉得还行,于是进去简单算了算,应该能摆24张床位。


回去后我和他们说了说情况。厨师说:你带我去看看。我约了房主下午见了面,又认真地看了每个房间,合计一下,住人房间,公共地方,厨房... ... 正在琢磨着,他们出来了,只听厨师说:“ 就这么定了,没有大问题,明天就给你回话 ”,厨师拉起我就出去。


我感到莫名其妙,等到房主走了,厨师说:“ 好好感谢我,房价被我砍下来了!” 我惊喜地说:“ 真的吗?她说:“真的!人家报价格,你要讨价还价啊!” “ 哦,你是怎么砍价的?” 她说:“ 我先说她的房子什么什么地方不好,如果这个价格我们就多跑几家看看。结果她自己就降价了。” 


最终(厨师和房东谈成的)结果是,第一年(租金)是两万,以后是两年涨一万,签10年。我说:“ 是该好好谢谢你,晚上我们多炒了几个菜庆祝下。” 


烧了几个小菜,买了酒,庆贺我们第一个老年公寓顺利住满,准备再开第二个。不管酒力怎样,三个人开心豪迈地边吃边喝,尽情地说笑,完全忘了我们是女人。那天晚上,是我开老年公寓以来,最开心,最放松,最释放的一个晚上。


我们回忆了这一年来的点点滴滴,多少次无可奈何,多少次担惊受怕,多少次忘了吃饭,睡觉,累了就和衣躺下,多少次在梦中被惊醒,多少次和子女解释而得不到一句理解的话 ... ...


养老服务当时在别人眼里,是低级服务,有些事如果达不到子女满意,讲理的子女能说两句体贴的话,不讲理的,直接就发脾气。


我们一起回忆,一起总结经验,我说:“ 首先我们要善待老人,做好服务,让子女找不到我们的不足之处,做任何事都是一样,不管别人什么时候来,我们的服务一定要表里如一,规范化,这样我们就底气足,我们自己知道平时没有委屈任何老人。所有的成绩都表现在老人精神上,要让事实说话。”


厨师对我说:“ 你放心,我们支持你,你说什么我们都听。” 望着她们俩,我点点头,说:“ 谢谢你们,你们就是我的坚强后盾,有了你们的支持,我更有信心,什么困难我都不怕!下面我就要去装修第二个老年公寓,这边你们要多操心了。来!酒杯端起来,祝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天长地久,天长地久!”


(打那以后)我每天早上过来看看,买好菜就去忙(第二个老年公寓的)装修。一天,接到护工电话,说来了两个子女,想找我谈谈。我说:“ 你们能接待啊 ”,她说:“ 还是你来吧 ”。


到底什么事呢?这么神秘?


我连忙骑车回去,只见老年公寓的客厅里坐着两个男人,看见我进来,连忙站起来,这是我经营老年公寓以来,第一次感觉受到别人的尊重。我说:“ 别客气,什么事?说来听听?” 我明显感觉到空气很沉闷,就连忙开口问。


其中一位男士先开口,说:“ 院长,我们也是慕名而来,想把老母亲送来,看您同不同意?” “ 我说行啊,怎么能不同意呢?” 他说:“ 不瞒您说,我母亲是癌症,卵巢癌,医生说最多三,两个月 ”,我一听,蒙了。那个年代,谈癌色变,我也吓得不轻,当时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也直奔主题,问:“ 会传染的吗?” 他说:“ 医生说不传染 ”,因为是第一次接触,我心里没有底,我说:“ 明知是癌症,为什么还要把妈妈送来呢?” 他们说:“ 实在没办法,我们也忙,又要带孙子,主要是老母亲需要安静。” 


我问:“ 老人自己知道情况吗?” “ 知道 ” ,儿子说,“ 我母亲是教师,是她自己叫我们找(老年公寓)的 ” ,我一听,心里暗想,你们这些不孝子,老人都这样了,还往外推,我说:“ 这样吧,你们把电话留下,我明天给你们答复。” 


送走他们,我立即去了社会福利院,找了分管护理老人的赵主任,我把详细情况告诉了她,并说了我的担忧,她说:“ 不碍事,能收,这种癌症不传染 ”,我这才放了心,出门就打电话给那两位男士,让他们随时都可以把老人送来。能听得出,他们也很高兴,不停地感谢,告诉我说,第二天上午10点送来。


晚上,在老年公寓,我们几个人又一次商量,护工说:“ 院长哎,不瞒你说,我不敢护理呢。” 我一听,急了,“ 那怎么办啊?我已经通知他们明天送来了 ”,护工说,“ 不知道就算了,知道了,晚上睡觉都害怕。万一夜里走了呢?” 护工说到这里停住了,我知道她的意思,想想也对,白天还行,晚上让她一个人面对,确实比较难,能理解!


我说,既然让人家送来了,就不能打退堂鼓,我晚上陪几晚,看情况再定。


第二天,老人来了。


这是一个典型的南方老太太,穿着打扮不同于普通老人,气质优雅,儿子挽着她的胳膊,进来就礼貌的问:“ 谁是院长? ” 我连忙上前,老人伸出手来,我没有犹豫,我们的手握在了一起,只听老人轻声慢语地望着我说:“ 我以后就靠你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我听得出老人话里有话,于是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坚定的说:“您来对了!”. .....



标签:   养老 养老护理
Powered by Yinian 5.3.15 ©2008-2019 www.e-n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