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开养老院,养老院加盟品牌保障,益年养老院连锁加盟,资金入股、共担风险合、合作共赢

益年养老官方网站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资讯

益年养老 | 养老服务业突围之路

2017-12-08 09:12:12 益年养老官方网站 阅读


益年养老


据民政部的预测,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今年将突破2亿人。随着老龄人口的快速增长,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我国养老服务供给将面临巨大缺口,同时养老服务业也将迎来巨大的发展机遇。近些年来,我国加快了养老产业的支持力度,养老服务设施增加明显。截至2012年底,我国建成的各类老年服务机构床位达到416.5万张,两年时间内增加近100万张。

 

8月1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到2020年全面建成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的覆盖城乡的多样化养老服务体系,把服务亿万老年人的“夕阳红”事业打造成蓬勃发展的朝阳产业,使之成为调结构、惠民生、促升级的重要力量。

 

1、民间力量如何成“主角”?

 

我国四成的民办养老机构仍然是亏损的。社会力量开办养老机构,虽然情况一直向好,但整体的吸引力还是不大,跟一些回钱快、利润率高的行业无法相比。8月26日,北京长青养老院院长张洁得知好消息,他的养老院获得了北京市民政局31.62万元的补贴。这是北京市民政局对全市189家非公办养老院补贴的5764.63万元中的一份。按照北京市最新的补贴标准,社会办福利机构为生活自理老年人开展的福利服务,资助标准为每人每月200元;为生活不能完全自理老年人开展的福利服务,资助标准为每人每月300元。这家位于北京南二环玉蜓桥附近的养老院,开业两年时间。但直到去年冬天接收了第110名老人时,养老院当月的开支和收入才基本持平。张洁说:“从收第一位老人开始亏,一直亏到去年底。”养老院开张前的装修和首期租金花了大概300万元。从开张不久接收第一位老人入住,目前已经住进来了140多个老人。“刚刚过去的7月,大概盈利3万元。但这只是毛利润,没有细算。”长青养老院每个月水电费和房租要20万元,给45个职工发工资要超过20万元,但140多个老人人均费用是3000元,算下来收入也正好是40万元出头。北京市民政局的这个补贴,还不够一个月的花销,但有这个补贴总比没有好。“我的情况算还不错的。”张洁说,“前不久天坛南门那家养老院就关了门,房子租给了别人开酒店。”社会力量开办养老机构,虽然情况一直向好,但整体的吸引力还是不大。一项粗略的统计显示,我国四成的民办养老机构仍然是亏损的。

 

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锐意改革创新,发挥市场活力,推动社会力量成为发展养老服务业的“主角”。但有关专家指出,现在总体来看,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上,民办养老院都还处于非常明显的弱势。要想真正地让社会力量成为“主角”,还有很多问题需要破解。“公办的养老机构每张床位的投资是民办的数倍,而且公办机构还享受税收、床位补贴、水电费等各项政策优惠。”北京大学人口所教授穆光宗说。而民办机构享受土地、税收、用电等一系列优惠扶持政策落实起来非常难。如果床位填不满,成本就不可能降下来,如果在服务上压缩成本,整个质量也会下来,就更没有竞争力。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老龄社会保障与产业研究室主任陶立群认为,政府资助办的养老机构,应该把重心放在失能的、身边无子女的老年人的照料上,起到“兜底”的作用。既然期望社会力量成主角,就应该把市场交给企业。业内人士表示,民办养老机构在起步阶段是非常困难的。养老机构经营利润低、投资回收期长,需要长期的低成本融资支持,发达国家通常可以为养老机构投资者提供长期低利率的贷款。所幸的是,今年以来,相关部门加快了推动社会力量发展养老服务业的步伐。在7月1日正式施行的《养老机构设立许可办法》中,开始允许外资开办养老机构。民政部近期也表示,我国将会在投融资、土地利用、税费减免、资金的补贴等方面出台一系列配套优惠政策,鼓励各方面的社会力量投入到养老服务业。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通过简化和规范程序,减免行政事业性收费,支持社会力量举办专业化养老机构。“养老院在中国是朝阳行业,我觉得有市场。”张洁的话里,透露出民间资本的一份坚持。

 

2、谁在决定居家养老的成败?

 

近两亿的老年人,有一半是空巢老人,三千多万是失能半失能老人。如果没有社区或者上门服务,那就只能依靠养老院,但养老院发展却令人担忧。

 

“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被认为是我国未来养老服务业的发展模式。为什么说居家为基础呢?因为九成以上的老年人和大多数子女不愿意到养老院去。而且,千人30个床位的目标,即使全住满了,也只能解决3%的老年人养老问题。“90%多的老人还要在家里住,在家里养老。”全国老龄办副主任阎青春认为,在设计整个养老服务体系的时候,应该把90%多的这部分老人放在中心位置。国外的经验显示,在大多数国家,95%以上的老人也都是在家里养老,即使在北欧的高福利国家、美国等发达国家,居家养老也是主体。

 

“但是,居家养老,在养老设施和服务人员都会遇到问题。”陶立群说,“在家里子女都上班了,就剩下老人自己,老人很寂寞,这个问题怎么解决?老人的年龄越来越大,在家里万一出现问题以后怎么办?所以现在就提出几方面结合,社区向家庭提供服务。”今年87岁高龄的北京老人田淑明,从20多岁工作到退休,从来没有离开过羊坊店路的那个小区。田淑明说:“在这里生活近60年了,舍不得离开熟悉的环境,所以选择在社区开设的托老所养老。”在她心里,再好的养老院也比不上自家院里踏实。在入住社区托老所之前,田淑明选择住在家里养老,但子女相继成家立业出去生活,老伴去世,自己年龄越来越大,身边不能没人照顾。一开始子女为她请了保姆,但自从社区开设了托老所后,田淑明便辞退保姆凭借社区托老所养老。

 

在托老所,就餐、照顾、活动、医疗都有人管。“这样省去儿女们24小时照顾我,我也不用离开小区到养老院,社区养老对我和子女来说都非常方便。”田淑明说。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老年人都有田淑明这么幸运。调查显示,我国社区当中养老服务设施和场所严重匮乏。全国城市社区中建设有老年活动设施和场所的仅在半数,而且有养老设施和场所的社区大部分都集中在东部和中部,中西部欠发达、不发达地区有的数量就更少,甚至是空白。近两亿的老年人,有一半是空巢老人,三千多万是失能半失能老人。如果没有社区或者上门服务,那就只能送到养老院去。而这对于现在大量存在的“421”家庭来说,成本太高,支付不起。已从事近30年老龄工作的北京市西城区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主任田秀良说,居家养老是中国绝大多数老年人首选的养老模式,但居家养老必须依靠社区服务来支持,“社区养老服务完善与否决定着居家养老制度实施的成败”。阎青春建议,政府要大力发展社区照顾,在社区当中建立一批为老年人服务的养老机构,给老年人提供就近、就便的实惠、快捷的服务。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规定,要重点发展居家养老,支持提供助餐、助浴、助洁、助急、助医等上门服务。拓展老年服务项目,开发老年产品用品。

 

民政部规划,要建立居家养老服务网络,完善社区养老服务设施,以此为依托,推动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在城市普遍展开,在农村加快发展。到2015年,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基本覆盖100%城市社区和50%以上的农村社区,全国基本建立起形式多样、方便适用、广泛覆盖的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网络。

 

3、农村养老怎能被遗忘?

 

农村整体的老龄化程度要比城市高出三个百分点,目前农村老年人面临的最重要的三大风险就是收入减少、疾病、失能问题。

 

50岁刚出头的河南农民周书同,其实正是当干之年,但他已经连续好几年不能外出打工了。“并不是因为懒不想出去,而是家里老父亲需要照顾,出不去。”周书同看着别人每年都挣好几万元回来,想着自己小儿子要结婚的近20万元开支,感到压力重重。随着年龄渐长,周书同父亲现在基本处在半失能状态。“起床睡觉、大小便都得人在跟前。”这些都需要周书同亲自照顾。

 

“在农村不像城市,没有养老院能送进去。”周书同说,“我也不可能请专人来照顾,我出去打工也不一定能挣出来他的工资。”近年来,随着大量青壮劳动力从农村流入城市,农村实际老龄化程度已经相当严重,形成了老龄化城乡倒置的严峻格局。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党俊武表示,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农村整体的老龄化程度要比城市高出三个百分点;一方面是因为农村的生育率下降,另一方面,是因为大部分中青年劳动力离开农村进入城市。可以说,是城镇化和老龄化两个要素相互作用,导致了农村严峻的老龄化。收入减少、疾病、失能问题是目前农村老年人面临的三大风险。一方面是有没有钱;另一方面是有没有人来护理照料有需要的老人。在农村,养老问题比城市更突出,如农村老年人仍相对贫困,许多农村地区,养老设施和老年社会服务都是空白。一些自发的养老机构,没有专业的设备,结果不断的出现问题。比城市空巢老人更严重的是,农村老人的子女很多都是远隔千里之外,一年两年才能回来一次。一些老人有了病,很少主动去医院看病。最后,一旦失能,老人就如同风扫落叶。有关专家表示,当前老龄服务资源城乡发展不平衡等问题突出,在投入、基础设施、供给等方面,农村落后于城镇。加快推进老龄服务的均等化进程,是推动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发展的必然要求。中国老年学学会常务副会长赵宝华认为,“推动发展”和“促进公平”是解决农村老龄问题的根本指导思想。国家应制定特殊政策,重点解决农村老年群体中的失地农民、留守老人、空巢老人、失能老人等特殊人群的养老保障难题。党俊武说,城镇化不能只是考虑中青年农民,也应该把农村老人考虑进去。要完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农村老年人长期照护保障制度、政府主导的低收入失能老人照护津贴这三大制度。同时大力发展社会养老服务体系。现在人口结构发生变化,必须有比较完善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目前,国务院在考虑以乡镇五保供养机构“托底”,将其发展成为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同时要求,财政性资金重点向农村养老服务倾斜,要切实加强农村养老服务。一个多月前开始施行的《养老机构设立许可办法》把床位的下限降到了10个,农村的一些自发的小型养老机构也获得了认可。按照规划,到2020年,中国养老服务业增加值占服务业的比重将会显著提升,每千名老人养老机构床位数将达到35至40,养老服务设施将覆盖到所有的城市社区、百分之九十的乡镇,以及百分之六十的农村社区,养老服务业的就业岗位将超过千万个,失能老人和半失能老人护理服务的潜在市场规模将达到上万亿元。但是,发动农村养老的自发社会性力量,路还很长。

 

美国:社区自治老年服务

 

美国在养老服务方面采取的是典型的社区自治模式,即政府不直接干预,而由社区主导、居民主动参与、由下而上的社区发展模式。政府提倡自助养老,提供各种项目帮助老人做力所能及的工作,发挥其自身价值,包括祖父母的养育项目、老人帮助老人的项目、为高龄老人提供的雇佣项目、招募老年志愿者项目等。志愿者提供各种社区服务,具体包括帮助老年人购物、用餐、定期探望老人及打电话陪老人聊天等。此外,美国政府十分重视非营利社会组织的作用,通过培育非营利组织,让这些组织承担大量具体的社会事务。

 

日本:多样化的服务设施

 

根据老人福利法的规定,日本老人福利设施有以下几种:托老所;老人短期入所设施;养护老人之家;轻费老人之家;老人保健设施;疗养型病床群。为了能够充分发挥老人福利设施的作用,以上福利设施采用第三者评价的方式来对其服务质量等进行评价,以期能够改善服务质量、提供人性化的服务。

 

英国:推行社区照顾的养老模式

 

由社区中各类人士为退休老人提供照顾,以利于老年人在社区与家庭环境中提高生活质量。其形式分两种:一种是家居内的照顾;另一种是社区内的照顾,由专业工作人员进行。它既包括由政府、社区甚至市场化的企业等各种非营利和营利的社会服务机构提供的专业服务,也包括由社区内的居民提供的非正式服务。



标签:   农村养老 居家养老 社区养老 养老服务 养老模式
Powered by Yinian 5.3.15 ©2008-2019 www.e-nian.com